豆长老之比特币2月26日分享篇-中本聪对币圈的贡献

22540
2020-02-27



2008年1月1日,一个自称中本聪(sSatohi Nakamoto)的人在一个险秘的密码学讨论组上贴出了一篇研究报告,报告阐述了他对电子货币的新构想比特币就此间世。相关专家们从未听说过他,有关他的信息也寥寥无几,还都险酶不明甚至自相矛盾。网上简介显示他居住在日本,他的电子邮箱地址来自管国的一个兔费服务站点,谷歌上也没有他名字的任何相关信息,显然,“中本暖?是一个假名。不过即便中本聪可能已经成为谜团,他的发明却让一个困扰密码学10年的难题“灰飞烟灭”。自因特网诞生以来,电子货币因其方便和难以递踪性,并能脱离政府和银行的监管,而成为一个热门话题。20世纪90年代一个名为“密码朋克”的密码破译组织就致力于创建电子货币,但付出的努力没有收到任何成效。同样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密码破译者大卫·乔姆创建了一个匿名系统—“电子现金”,也失败了,部分原因是依赖于政府和信用卡公司的现有基础设施。之后各种电子货币尝试者不断涌现—比特金(bitgold)、RPOW和b钱(b-money)等,但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设计电子货币面临的核心挑战之一是重复支付问题。销若电子货币仅仅是信息,摆胞了纸张和金属有形化的局限之处,那该如何阻止大家像复制文本

样,轻易地复制和粘贴,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呢?传统解决方案是利用中央票据交换所,将所有交易汇总成实时总账,这样,如果有人刚用掉一个电子货币,他就不能再重复使用了。实时总账让编子无机可乘,但它还需要有信誉的第三方机构进行管理。

比特币用公开分布总账摆脱了第三方机构的制约,中本聪称为“区域键”用户乐于贡献出矿机运算能力,运行一个特殊的软件来做一名“挖矿工”,这会形城一个网络心共同维持“区域缝”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会生成所货而:交易也在这个网络上变定,运行这个软件的计算机争相破解不可道路码难题,这些难题包括多个交易数据。第一个解决难题的“矿工”会得到50比特币的奖励,相关交易数据会加入区块链最新区块。随着“矿工”数量的增加,每个迷题的困难程度也随之提高,这使每个交易区的比特币生产率约维持在每10分钟一枚。此外,每达到21万个区域,奖励就减半,从50比特币减到25,再从25减到12.5,一直持续下去。这样到2140年,比特币将达到预定的2100万枚的上限。

中本聪的论文发表于2008年,当时政府和银行管理经济的能力遭到各方质疑,信用降入谷底。美国政府向华尔街和底特律汽车公司注入大笔资金,美联储推出“量化宽松”政策,本质上就是大量印美钞刺激经济,金价上涨。比特币不需要政治和金融(就是它们搞垮了经济)保障一只依据中本聪的巧妙算法。比特币的公开总账看起来不仅使欺诈者无处藏身,还靠算力工作量决定的发行量而使比特币供应处在可控范围内,这保证了像无限印钱的中央银行和津巴布韦国似的通胀悲剧不会在比特币身上上演。2009年1月3日,中本聪成为挖到比特币的第一人—他从创世区挖到50枚比特币。约一年时间,他的发明只局限在一小报尝鲜者中。但渐渐地,比特币的名气超越了密码界这座孤岛,它得到了之前研究电子货币“前辈”的赏识。戴维(Wei Dai)—b钱的发明者,称它“具有划时代意义”;尼克·萨博—比特金的发明者,称赞它“是对世界的伟大贡献”;哈尔·芬尼—RPOW幕后的杰出密码破译者,认为比特币有“改变世界的潜力”。数字隐私倡导者电子前沿基金会最终开始接受比特币的捐赠形式。初期比特币使用者通过小团队开源软件工程。新英格兰编码员加文·安德烈森花50美元买入10000比特币并创建了名为“比特水龙头”的网站,毫无理由地向人们散发比特币,纯粹为了好玩。佛罗里达程序员拉斯勒·豪涅茨(他是第一个在真实世界使用比特币的人)花10000比特币在“棒约翰”叫了两块比萨外卖(他把比特币发给英格兰的一个志愿者,然后收到一份来自大西洋彼岸的信用卡订单)。马萨诸塞州一位名为大卫福斯特的农民在卖羊驼毛袜时开始接受比特币付款。

当他们不忙着挖矿时,比特党就试图揭开中本聪的神秘身份。在一个比特币聊天频道里,有人自负地认为“Satoshi”在日语中是“智能”的意思,其他人则怀疑这是4家科技公司名字的“拼盘”—三星(SAmsung)、东芝(TOSHIba)、中道(NAKAmichi)和摩托罗拉(MOTOrola)。甚至连他的国籍也受到质疑,因为他的英语太地道了,简直毫无瑕疵。有人暗示,或许中本聪不是一个人,他代表一个有着未知目的的神秘组织—谷歌的一个团队或是国家安全局。豪涅茨说:“我和自称松元智的家伙通过几封电邮”,豪涅茨曾有一段时间是比特币的核心开发成员。“我总认为他不是真实存在的人,我大概每两周收一次回信,就像有人偶尔检查邮箱一样。


比特币的设计非常棒,不像是靠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中本聪很少透露自己的信息,他在网上谈论的话题只限于源代码技术讨论。2010年12月5日,在比特币使用者开始要求维基解密接受比特币捐赠后,原本言谈简洁只聊业务的中本聪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参与到讨论中。“不,不要这样做。”他在比特币论坛里发帖说,“这个项目需要逐步成长,这样软件才能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增强。我呼吁维基解密不要接受比特币,它还是一个萌芽阶段的小型测试社区。在这个阶段,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只会毁了比特币。”

接下来,就像他的神秘出现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中本聪又消失了。格林尼治时间12月12日6点22分,就在他发帖争辩给维基解密捐赠比特币7天后,中本聪在论坛发了最后一个帖子,帖中谈到软件最新版本几个无关紧要的细节,他的电邮回复也变得更加不稳定,最后完全终止了。曾是核心开发者的安德烈森是少数几个和中本聪联系过的人。2011年4月26日,安德烈森告诉编码员:“今天早上,中本聪建议我们在公开谈论比特币时应淡化‘神秘创始人’的话题。”最后,中本聪甚至连安德烈森的邮件也不再回复了。比特粉忠对他的离开感到悲伤和不解。但不管怎样,他的发明已焕发出勃勃生机。想了解更多咨讯可以关注公众号(区块链豆长老)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未来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未来财经为了您能更及时的获取到最新热门资讯,请关注未来财经微信公众号:weilaicaijing

发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作 者
    区块链豆长老

    在数字货币的世界里面,愿没有韭菜,带领大家顺理盘面逻辑,分析上下支撑阻力位置,给出合理的操作策略,供大家交流学习,在新的数字货币趋势环境里一起努力成长,账户资金节节攀高

    文章数:155
    浏览量:2826546